http://www.ahzhongjiu.com

海通宏观姜超:国改再次提速 从历史经验看改革成效

摘要

去年以来,高层在各种场合频频提及国企改革。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担任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组长,并提出“完善治理、强化激励、突出主业、提高效率”的十六字方针;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多个场合表示,“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改革的重要突破口”;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19年两会记者会上强调,19年将推出第四批100家以上的混改试点。与此同时,国企改革相关文件也密集发布。去年5月的36号令明确了国有股东转让、受让上市公司股权所需遵循的依据;去年7月的国发23号文明确了两类试点公司的功能定位和治理结构;今年3月的国资委40号令明确了央企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所需遵循的原则。

  摘要

  大风起兮:本轮国改再次提速。

  去年以来,高层在各种场合频频提及国企改革。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担任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组长,并提出“完善治理、强化激励、突出主业、提高效率”的十六字方针;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多个场合表示,“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改革的重要突破口”;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19年两会记者会上强调,19年将推出第四批100家以上的混改试点。与此同时,国企改革相关文件也密集发布。去年5月的36号令明确了国有股东转让、受让上市公司股权所需遵循的依据;去年7月的国发23号文明确了两类试点公司的功能定位和治理结构;今年3月的国资委40号令明确了央企负责人经营业绩考核所需遵循的原则。

  以史为鉴:国企改革效果几何?

  回顾历史,我国国企改革已经历了四个阶段。第一阶段始于78年,国企从完全计划经济模式转向了自主经营、自负盈亏。第二阶段始于93年,国企通过兼并重组、下岗分流和债转股等措施,提高了盈利能力,建立了现代企业经营管理制度。第三阶段始于03年,国企进行了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现代产权制度改革。而13年的《改革决定》,标志着国企改革进入第四阶段。

  国改第一阶段的核心是释放供给、扩张规模。78年的扩大企业自主权、分层企业利润留成,84年的政企分开、所有权与经营权分开,以及全面推行承包责任制,都令有效供给得以释放,以食品、纺织、家电为代表的轻工业成为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,相关产品产量实现爆发式增长。这一时期,国企仍是经济中的绝对主体,因而也是经济繁荣的最大受益者,实现了全方位的规模扩张,78-88年间利润涨幅75%,产值涨幅2.1倍,员工工资涨幅2.8倍。

  国改第二阶段的核心是产能出清、提质增效。80年代末,经济过热引发宏观调控,令经济迅速降温,叠加重复建设带来的产能过剩、债务过重,90年代国企面临盈利转差、亏损加重的困境。97年,国有企业“扭亏脱困三年计划”启动,通过“抓大放小”、债转股、减员增效等一系列改革措施,实现了国有企业产能出清、扭亏为盈,并最终以国企规模的收缩换来了盈利的改善。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职工人数从93年最高的4500万人持续收缩至07年的1750万人,国有中小企业的数量从95年的31.8万家降至06年的11.6万家。而大中型国企亏损面从98年最高的42.7%降至00年的27.2%,净利润从600亿元回升至2300亿元,包括纺织行业在内的五个重点行业整体扭亏为盈。

  国改第三阶段的核心是轻装前行、转型升级。00年后,中国经济发展步入重化工业阶段,对煤炭、石油、电力、钢铁等资源品和机械、电子、交运等设备的需求大幅激增,国企在这些行业中依然占据主导地位,也随之迎来了重大机遇。03年国资委正式成立,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现代产权制度改革启动。经济周期上行、产业结构升级,叠加生产效率提高,令国企在资产规模大幅扩张的同时,盈利能力也有所增强。而正是由于国企“抓大放小”,民营经济经历了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的跨越式发展,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与日俱增。

  本轮国改:有相同,也有不同!

  我们认为,本轮国改与前三轮的相同之处在于,同样面临产业结构升级大背景下的经济下行、产能出清等问题,同样需要在供给端做减法,在改善工业供需格局的同时,降低国企债务。幸运的是,去产能带来的供需格局改善,令国企利润大幅增长,去杠杆倒逼国企降低负债率,令国企轻装前行。同时,本轮国改与前三轮也有着两大不同之处。一是分类,国企将更聚焦主业、剥离非核心资产,并在服务业等领域中打破垄断、放松管制,引入民资和民企。二是分层,混合所有制改革意义深远,目前已经步入第三阶段,“管企业”向“管资本”的转变,意味着国资将实现从独资到绝对控股,再到相对控股,最后到非控股的转变,这既有助于国资保值增值,也可以更好地提高国企经营效率。

  1。 大风起兮:本轮国改再度提速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