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ahzhongjiu.com

海通策略:19年类似05、12年 目前是牛市第一阶段

摘要

目前是牛市第一阶段即孕育准备期,类似05年下半年、12年底到13年1季度,特征是轮涨普涨、回撤较大。牛市第二阶段即全面爆发期的信号是基本面见底后回升,如05年底-07年3月、13年4月-14年底,根据库存周期和政策放松见效推断,这次盈利底部在19年三季度。

  核心结论:①19年基本面背景类似05、12年,都处于盈利探底末期,政策拐点出现、流动性改善。市场形态也相似,前期都经历了牛市高点后下跌、反弹、再下跌。②目前是牛市第一阶段即孕育准备期,类似05年下半年、12年底到13年1季度,特征是轮涨普涨、回撤较大。③牛市第二阶段即全面爆发期的信号是基本面见底后回升,如05年底-07年3月、13年4月-14年底,根据库存周期和政策放松见效推断,这次盈利底部在19年三季度。

  再论19年类似05、12年:牛市蓄势

  前期报告《现在类似2005年-20190217》、《穿越黑暗迎黎明——2019年A股投资策略-20181209》中我们分析提出,19年类似05年,熊末走向牛初。《牛市有三个阶段-20190303》中进一步分析了牛市了三阶段特征,本文再次探讨2019年类似2005年、2012年,是牛市的孕育期、蓄势期。

  1、基本面背景相似:盈利探底末期,流动性改善

  19年类似05年、12年,都处于盈利探底末期。前期报告《穿越黑暗迎黎明——2019年A股投资策略-20181209》中我们分析过,02年以来我国经济的库存周期和A股的盈利周期走势大致趋同,而且周期平均持续三年左右。2005年、2012年分别处于02/2-06/6、09/8-13/8两轮库存周期的末期,企业盈利也随之同步见底。本轮库存周期始于2016年中,自18年二季度步入去库存阶段,按照历史经验,本轮库存周期将于2019年三季度左右结束,企业盈利也有望在19年探底。回顾这轮盈利周期波动,2016-2017年企业盈利处于回升阶段,全部A股净利润增速从16Q2的-4%反弹至17Q4的18.2%,同期ROE从9.8%升至10.7%。从2018年以来A股盈利再次回落,全部A股净利润增速从17Q4的18.2%回落至18Q3的10.4%,同期ROE也从10.7%回落至10.4%。我们预计2018年、2019年全部A股净利润增速为9.5%、5%,ROE分别10.5%、9.5%。回顾2005年、2012年,也都处于盈利探底的末期。02Q2-04Q2期间企业盈利回升,全部A股净利润增速从02Q2的-17%反弹至47%,同期ROE从4.1%升至8.8%。04年之后由于货币政策收紧,央行在03/9、04/4两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,并在04/10加息,货币收紧导致经济下行和企业盈利再次回落,从04Q2的47%降至06Q1的-14%,同期ROE从8.8%回落至7.4%。2012年同样处于盈利探底的末期,在08年末“四万亿”等经济政策刺激下,全部A股净利润增速从09Q1的-26%回升至10Q2的41%,ROE从10.7%升至14.8%。2010下半年企业盈利再次回落,从10Q2的41%降至12Q3的最低点-2.1%,同期ROE从14.8%回落至13.3%。

  另一个共性:政策拐点出现,流动性改善。除了企业盈利以外,2019年与05年、12年在宏观政策、流动性环境方面也有很多相似之处。前期报告《借鉴历史:政策底》市场底》业绩底-20181028》中我们分析过,回顾2005年以来,从时间上看政策底、市场底、业绩底依次出现的特征非常明显。流动性方面,05年央行加大了再贷款力度,债市走牛,10年期国债利率从05年初5.2%降至05年年末的3.1%。05年1月24日印花税从2‰调整为1‰,05年2月1日上证综指1187点即为政策底。05年4月29日证监会启动股权分置改革,这一举措消除流通与非流通股的长期制度差异,随后市场底出现,05年6月6日上证综指触底998点,A股开启了05/6-07/10新一轮牛市。2012年政策同样偏宽松,央行在11/12、12/2、12/5连续3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,并在12/6、12/7连续两次降息。在11年12月央行降准、12年1月地产结构性放松后市场开启小幅反弹,12年1月6日上证综指2132点为政策底。2012年监管层推出了一系列资本市场改革创新举措,如12年5月证券公司创新发展大会在北京召开,以推进证券公司改革开放、创新发展,并且12年QFII和RQFII额度也大幅提高。随着12年11月十八大召开,市场对改革预期升温,12年12月4日上证综指1949点为市场底,此后市场出现中级反弹,同日创业板指585点见底开启结构性牛市。2018年下半年以来政策同样转向宽松。从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“六稳”的政策目标以来政策开始微调,18年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相比7月底新增三个内容,即“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”、“支持民营经济发展”、“促进金融市场健康发展”。18年10月19日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及一行两会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,明确释放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积极信号,有关民营企业纾困政策随之密集出台,18年10月19日上证综指2449点即为“政策底”。从19/1/4上证综指2440点以来,市场上涨的成交量、换手率等活跃度已经类似05年下半年、08年4季度,市场底已现。我们认为本次股市抢跑的逻辑主要源自政策红利,2月22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“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”,并指出要“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”,政治局会议的定调预示着,我国将进入股权融资大时代,大的制度红利助推市场提前见底。

(文章来源:股市荀策)

(责任编辑:DF078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阅读